又来胡扯

2018-12-29 废的文

又被路人问路,当然,我也不知道路。所以,我常想,他们一定会很不爽,嘴上要嘟囔,满大街问路,一个本地人都碰不到,这城市可真特么操蛋。

其实有时候我是大概知道点路的,只是“大概”这个概念太笼统,万一给别人指错了,恐怕就会让别人绕地球枉走一圈的。虽然殊途同归,但人生苦短,时间分配还是顶重要的。所以,心怀确切,才敢对别人施以帮助。就像上次在火车站的出站口,有人要借十几块钱买票,我确定口袋里是有这些钱的,于是就借了。阿弥陀佛,功德无量。

老话说头上三尺有神明。一直搞不太清楚古制度量,三尺到底是多高呢,会不会我稍微一跳就顶到了神明,那就罪过大了。麻烦他们一直守护着我,却常常被顶到脚底板,想必不会是什么好的体验。

老话很多人都已经不信了。然而往功德箱里投钱的人却一直不少。总是会想,他们会那么虔诚地给神像磕头,为什么回家却告诉小娃娃们鬼是不存在的呢。没有鬼的话,神像们找谁玩呢。就像奥特曼到了没有小怪兽的世界,是多么的无趣。

所以,还是要告诉孩子们,圣诞老人还是会来的,一定要把袜子准备好。不过现在经济形式不好,圣诞礼物差了点也一定不要抱怨,圣诞老人是不喜欢爱抱怨的小孩的。

昨天中元节,是不是有过百鬼夜行呢。不管是陆生的百鬼,还是 xxxHOLiC 里的百鬼,都十分可爱呢。那样盛大的游行,总是想能亲眼目睹一次呢。不过希望不会被当场吃掉啊。

今晚宽宽的天上,一轮将亏的满月,盛典之后的寥寂,头上的三尺神明,应该正在屋顶吃酒赏月吧,毕竟这初秋雨后的凉爽月夜,是如此美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