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想丢掉一切过一段(一辈子)无所事事的闲暇日子啊

08-31 废的文

昨天 FGO 做了更新维护,迎来了运营三周年的大庆典。送了不少的石头,真的是大方得不得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斯卡哈·斯卡蒂限时UP卡池开放。然后,把所有拿到的石头,还有换来的呼符,全都砸进卡池。嗯,尽管只有四百石左右,但砸这个字听起来比较阔绰,就自我满足一下吧。然而,斯卡蒂完全无动于衷,宁愿待在冰冷的卡池里,都不要来我迦。纵是如吾等佛系冷淡的人,可遭遇这样的事还是不免会很失落啊。突然就什么都不想干了。原本想趁着周末把第二章的主线推一下,毕竟主线要看剧情,平时

风卷残云扫落叶,秋立也

08-16 废的文

有一天早上起来,一脸惺忪地望了望外面,一如既往的景色。窗外进来的风凉了许多,又有细碎的蛐蛐声传来,突然秋天的气息扑面而来,恍如置身于旷野,大地广袤,天空高远,万籁俱寂。转眼已经到了八月中旬,七月番已经过半。总是会想要把自己喜欢的番推荐给谁,可是又有谁会愿意接受呢。最后只是在社交网络上一通乱发,然后再悄么声地删掉,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仿佛醉酒后对着世界耳提面命地教训,这等美好汝等怎么忍心错过。而酒醒之后,蜷缩于角落中,连连道歉,多有叨扰,我很抱歉

人到中年,心懒散

06-30 废的文

那天做了一个好诡异的梦。梦中的我躺在床上,正准备睡去。突然从门外进来一个人,手中拿了把小刀,动作利落地朝我的脖子划过来。莫名奇妙的,此时心中充满的情绪是不甘,这王八特么的究竟是谁。然后,就醒了过来,这时,心中就只剩下害怕了。睁眼看了看四周,起床上了个厕所,发现,我落枕了。转眼已经入夏许久,夏至都已悄么声儿地过去了。然而心里的状态却一直停留在初夏,仿佛夏天来得悠哉游哉慢慢吞吞。下身穿的也一直是冬天穿过来的牛仔裤,好像不换掉的话,夏天就会一直在门口不肯到来。翻

无标题

06-02 废的文

有些事情可能真的到了自己头上,才会领悟。就好像之前胡蹦乱跳的二十几岁,看到《三十一岁又怎样》的时候,感觉好酷,这就是我要的生活态度。然后就大肆宣扬,三十一岁又怎样嘛,我还是我啊。可是岁月流逝,果真到了三十一岁的那一天,却发现,这是需要很大勇气和足够强大的积淀的,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轻松。车到山前必有路有时候并不奏效。如果没有做好准备,留给自己更多的只是一天又一天的焦虑,无处排解的焦虑,简直要死人的焦虑。事到如今,根本就不再能说出三十一岁又怎样的话。所有的吹

平成最后的扯淡文

04-30 废的文

当越来越深刻地确认春天的发生时,夏天就已经到了眼前。下班回家的路上,再瞥眼看旁边的高铁时,已被葱葱郁郁的绿化带挡了个严实。夏天给人的感觉就是这种饱满充盈,都成了一团团的簇,不像冬天里到处都只剩下了诡谲的几何线条。就好似夏天里这个世界吃得好圆好饱,冬天则好似饿得只有骨架尚存了。只是动物们却恰好与这个相反,冬天里都裹的圆滚滚,夏天则恨不得连皮肉都扒掉,只留个骨架。只可惜树们剩下骨架尚可活命,动物们没有皮肉就只能做树的肥料了。爱听的一个电台这半年真的是跟殡葬杠上

四月新番个人吐槽小结

04-21 废的文

雨后的世界总是能给人些许小的惊喜。本是没什么可说的一片绿地,雨过天晴之后却让人感到一种心旷神怡的陌生感,会不自觉地感叹,啊,想不到这么一小片的土地还是别有一番韵味的啊,不坏嘛。贪婪地做个深呼吸,不舍地留恋好一阵子。转眼四月都已过了大半,感慨时间如过隙的白驹仿佛成了作为社会人以来的日常。想想那时的九年义务教育,当时的自己只感觉这恍如没有尽头的日子,过得真是缓慢得可怕。然而结束了学生生涯之后,已然过去了又一个九年。哪天得暇来回想一番,那个作为学生的最后的一个汗

在这舒爽的春天的夜晚

03-15 废的文

看了电影之后回家。不知道是得了哪路神仙相助,那不算很近的一段路,竟无撞上一个红灯。真是一个舒爽的夜晚。于是就想,回去抽卡吧,说不定就出货了呢。可是打开游戏之后,发现不只是石不过三,一个都没有留下。只好作罢。这世间的事真是作弄人啊。当志在必得,意气风发之时,却偏偏遭了失败。就像各种故事中大战之前对战后的美好憧憬,多半泡汤。就像扬言不求功名利禄,逍遥自在,只愿醉生梦死也无谓,而最后却名留青史,羡煞后来人也。就像我闲来无聊填了大内的入群测试表单,作为才听了半年不

做梦一时爽,一直做梦一直爽

02-20 废的文

春节前夕 B 站有做拜年祭的预热。有一个关于节目单放出的小游戏。游戏很简单,就是个倒计时的表盘,然后有个重置按钮。点击重置按钮可以重置倒计时,也就是会重新开始倒计时,恶意满满地阻止节目单放出的小游戏。一直点了一阵之后,感觉挺累的,于是想,写个脚本来点吧。于是 F12 打开控制台,写了个死循环去点按钮。不知道效果如何,只知道结果浏览器死掉了。硬核结束进程后,重新打开页面。没了兴致,就随便看看评论区。然后看到:重置一时爽,一直重置一直爽。-前天晚上做了一晚的梦

周末记事

01-06 废的文

商家真的是狡诈的很呐。如今常常被封印在床上起不来的人们,其实很大一部分应该都不是因为床。因为如果只是干躺着到日上三竿,那也是极无聊的事,在这样一个分分秒秒的碎片时间都要用上以对得起自己的努力的时代,没人会有耐性那么干躺上一天的。人们只是被手机封印了而已。当然,吾亦一介凡人,周末的早上也是很难早起的。直到刷到无甚可刷的时候,直到一连发圈发得自己都厌烦了的时候,我点进了当当,照例看看购物车里的几本书有没有参加什么活动。啊,有了。但是需要凑单。于是就凑单去,划剌

又是什么都没有的一文

2018-12-29 废的文

冬至,就好像是一个按钮一样。按下去之后,天气马上就为之变化,真的就进入了凛然寒冬。转眼又是一年呢。虽然又是一个和往年一样没什么区别的年头,但好在一直都在乱七八糟地写些东西。可是最近连这些都快要放弃了,反正都是些无聊的东西,写了有什么用呢。啊,自己从来都是一个无用主义的人呢。没用也无所谓的啊。那为什么要一直写下去呢。为什么呢,为什么要问呢。一问就成了实用主义的人了。其实还是希望哪一天能写出漂亮的故事的啊。可是一年又一年,好像已经越来越写不出什么好玩的东西了。

东拉西扯又一文

2018-12-29 废的文

你知道那地儿疼,摸一下更疼,可是你总是忍不住想摸。后来,就不觉得疼了。不是不疼了,是习惯了,渐渐地甚至还有点瘾了。 就像辣,其实并不是一种味觉。真正的五味是酸、甜、苦、咸、鲜,辣只是一种痛感而已。但即使是痛感,却会使人那么享受,从中感受到美好。 世间事总是那么奇妙。 又是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敲字,手果然就会感觉不适。要满带怜爱地抚摸一遍键盘,然后打开一个编辑器,来试试看能敲出什么东西。可最后总是敲出一段之后,就无法继续

大叔的社交也就只剩下写字了

2018-12-29 废的文

好像世界都与我无关了一样,终于,我过上了这样的生活。 即使周围再多人,我也不必在意,只管懒散地走过就好。没有人知道我,我也不知道任何人,也不想去知道任何人。循序往复地起床、洗脸、吃饭、上班、下班、吃饭、睡觉。除了工作需要,好像连说话都不必要了。可即使是工作,也不需要说很多话。简直就像,这个世界已经是我一个人的了。 ——是的,大叔的社交功能已经缺失到如此地步了。 我会看着一只猫穿过围墙侵入公司领地,我会看着不远处的塔

最近,天真的是热起来了

2018-12-29 废的文

昨天做了好奇怪的一个梦。 一个人给我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对方好像正在考驾照,说如果要结婚的话,得有辆车。我想,这人可真物质。 早上早早地醒来,点亮手机屏幕,看了看时间。然后脑细胞开始晨练。 不就是自己最近在想弄辆车耍耍嘛,还暗示到梦里去了,而且无赖地让别人提了出来。啊,真是没救了。 如此看来,梦里是从来都见不到别人的,所有所见所闻都是自己的分身而已。自言自语地给自己搭了一个异世界,然后体验那被现实种种束

大キライなぼく19才

2018-12-29 废的文

前些日子的天空真的好像我一样,一贫如洗。在扁平称霸、至简盛行的时代,这真是美好极了。 我望着那一贫如洗的天空,心想,啊,这是多么美丽的一副画啊,真想扯下来,做一条精致的抹布。 最近莫名地开始循环《xxxHOLiC》的OP——19才。 不知道因为什么契机,突然想到了座敷童女,于是就开始重看《xxxHOLiC》。 侑子女王还是那么魅力无穷啊,不禁地想要去找本子来看。当然座敷童女还是那么软那么萌,让人好生怜爱

证明

2018-12-29 废的文

最近做了一道证明题。证明过程如下: 夏至已至,想必之后定会越来越热,热到现在的你根本就想不到会热到什么程度。因为人类学会了保存很多东西,感觉却一直无法保存。就算你预料到会很热,到那时候,那种热还是会让你始料未及。身体的物理感受,想象根本不起作用。 于是,就翻包找如此的夏季可以穿的衣服。当然,如果可以不穿的话,最好了。 不过衣服也已经成了人类的瘾,自从穿上那天,就没可能再脱下来了。简直就是一个金箍嘛。 最

越来越不会写字了

2018-12-29 废的文

最近的月亮很好。总是明晃晃得挂在天上,像是刚磨过的锋利刀刃。偶尔有云飘过,围在月亮四周,被月光照出各种轮廓形影。那是一盏不错的小夜灯啊。 这样的夏夜,总会让人想找处广阔的地方,安静地躺下来,看着月亮,慢慢入眠。 这些日子一直在构思要写部轻小说。因为这温吞的日常,实在无趣,于是就想制造一些惊奇的事件,来给这样的日常做点调剂。当然,也受到了11区的影响。然而,最重要的,就是自己好像很不擅长写纪实性的东西,因为对这个世界太不了解,所

雨后的好天气

2018-12-29 废的文

雨后的天空,有厚厚的云彩。那是大圣在放羊吗?大团大团的聚在一起,有些小壮观呢。哦,对了,大圣是放马的。啊,这么大群的白马,好像感觉会更壮观了些。 云的间隙,就是湛蓝的天空。纯净,那是经过了怎样的过滤呢,纯净得让人移不开目光。这样的天气,还要上班,真是太浪费了,暴殄天物啊。人类总这么干是不行的,会离这个世界越来越远的。这么想着,却不得不又钻入石头森林的阴影中。 太阳躲在云后,一直没敢出来。偶尔出来露个面,那光芒可真够亮的,仿佛世

记点无聊的事

2018-12-29 废的文

夏末始秋,太阳已经可以落的很低很低。空气也不再热得让人不适,开始有了些微的凉气。当然,这是在远离市中心的郊区,请谨慎参考。所以,我决定出去走走。 边走边看着手机,因为最近好像漏了好些内容没有看。这个世界太大了,几天不看,信息就会堆得山一样。翻来翻去,发觉再怎么看,也还是看不完的。于是,就收起手机,专心走路。但是走路这种像呼吸一样的动作,是不足以吸引神经太多注意的。所以,就常会蹦蹦或跳跳。 路旁边的树上结着细

又来胡扯

2018-12-29 废的文

又被路人问路,当然,我也不知道路。所以,我常想,他们一定会很不爽,嘴上要嘟囔,满大街问路,一个本地人都碰不到,这城市可真特么操蛋。 其实有时候我是大概知道点路的,只是“大概”这个概念太笼统,万一给别人指错了,恐怕就会让别人绕地球枉走一圈的。虽然殊途同归,但人生苦短,时间分配还是顶重要的。所以,心怀确切,才敢对别人施以帮助。就像上次在火车站的出站口,有人要借十几块钱买票,我确定口袋里是有这些钱的,于是就借了。阿弥陀佛,功德无量。

废柴日常记事

2018-12-29 废的文

前些天办公室来了一只狗。名字未知,品种不详,性别未求证,白色,长毛。好像是大街上捡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它总是会钻到我的桌子底下,然后趴上一个上午。所以这个情形可以由上至下顺读,名曰:单身·狗。 不过,很快它就不这么做了。听说常去对面一个老大爷那儿,老大爷有只狗,好像在那儿闹腾得很疯。 于是不禁感叹,道不同,不相为谋。 宿舍前面有一片荒地,杂草丛生,蚊子成群。 刚出去洗衣服。蚊子们会前仆后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