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キライなぼく19才

2018-12-29 废的文

前些日子的天空真的好像我一样,一贫如洗。在扁平称霸、至简盛行的时代,这真是美好极了。

我望着那一贫如洗的天空,心想,啊,这是多么美丽的一副画啊,真想扯下来,做一条精致的抹布。

最近莫名地开始循环《xxxHOLiC》的OP——19才。

不知道因为什么契机,突然想到了座敷童女,于是就开始重看《xxxHOLiC》。

侑子女王还是那么魅力无穷啊,不禁地想要去找本子来看。当然座敷童女还是那么软那么萌,让人好生怜爱。然后就找来了OP《19才》,开始循环。

以前刚看的时候就挺喜欢这歌,不过没有太在意。现在日子这么无聊,也就重新拿来好好听听。还刻意去查了歌词翻译。果然,跟动画本身一样,看不懂。所以,一直在脑中印象最深的就只是那句”大キライなぼく19才“——最讨厌我的19岁。

为什么会讨厌自己的19岁呢。我最讨厌自己的28岁了。

嗯,这应该就是共鸣点。

最近在构思兔子新篇。以前写过一篇关于兔子的故事。写了一年,由12个(好像是12个吧)小故事组成,为了纪念那个辛卯年,以兔子的12岁为起点。

兔子新篇的话当然就要以24岁为起点了。

正好也是跟年龄相关的话题。照大叔的构想的话,24岁是挺讨厌的,12岁虽然很傻,却一点都不讨厌。

人总会讨厌自己的某个阶段呢,尽管那个阶段本身并没有什么错。顿时好生同情那个19岁。

大叔曾经给自己定过一条准则:做就做了,因为当时那么喜欢,所以就做了,绝不会让自己去后悔。即便后来感觉是挺后悔的事,但完全不能给自己后悔的情绪,慢慢淡忘即可。就算是上天开眼,给了可以重新来过的机会,也一样会照原路再走一遍。

因为如果我重走了新路的话,我,就不再会是我了。

所以,讨厌归讨厌,那个阶段的自己总归也是最心爱的自己。不爽的话,只要对着天空,或对着黑暗,或对着喜欢的人,大喊:去死吧,我的19岁。这样也就行了。任性撒娇不为过,只要不堵在心里就万事OK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