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天真的是热起来了

2018-12-29 废的文

昨天做了好奇怪的一个梦。

一个人给我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对方好像正在考驾照,说如果要结婚的话,得有辆车。我想,这人可真物质。

早上早早地醒来,点亮手机屏幕,看了看时间。然后脑细胞开始晨练。

不就是自己最近在想弄辆车耍耍嘛,还暗示到梦里去了,而且无赖地让别人提了出来。啊,真是没救了。

如此看来,梦里是从来都见不到别人的,所有所见所闻都是自己的分身而已。自言自语地给自己搭了一个异世界,然后体验那被现实种种束缚而实现不了的事。

真亏自己有时在梦里见到某个他她它后,还会蛮兴奋地回味好久,到头来原来都是披着伪装的自己。

于是,就想到岩井俊二的《梦旅人》,那支满画布的庭院,还有在画布前画自己的梦的人。

其实人在梦里都是精神病患者,起码精神是分裂的。像远古的细胞分裂一样,精神分裂而产生了整个世界架构,然后再有了发生关系的人事物。接着就是照着剧本演戏了。当然,大多数时候,人的精神有限,所以时而世界架构就省去了,完全在一片混沌中跟那个人走在一起。时而世界搭的很漂亮,而旁边的那人,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是什么样子了。当然,也有特别懒的家伙,只是随意勾勒了一下,世界跟那个人,就只剩下了模糊的轮廓。

说来这真是很好玩的事情。什么时候科技可以把梦的运行环境拷贝下来就好了。人们把把自己的精神力注入进去,就可以创造另外一个世界了,抑或机器直接把世界架构好,人就专心负责构建自己的故事就行了,这样的虚拟现实才够酷嘛。

啊,这麽热的天,想这麽酷的事情,会不会感觉凉快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