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

10-31 废的文

illust by 宇都宮@pixiv

终于又拿起那本书,翻到书签处,看了起来。

上次看的时候,应该还是上次那回。反正是有点久了。

中午还有暖暖的阳光洒进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起了雾,抑或是霾,分不清楚。

书里描写的世界,也是从头到尾都在一片雾霾之中,就像现在的外面,少有晴朗清净的天空。人们在那雾霾中,咒骂着这不散的雾霾,经历着人生百态,世事烦恼。或有寻求解脱者,最后也不了了之,甚至形式都未获得圆满,讲书者就已停笔,收束。

会有唏嘘吧。

只是感慨,是写书人讲得有些草草了,还是世事本如此。好好的一群人,好好的一番事,怎么就忽的一下全散了。就如那道旁的树,只觉得它会一直矗立在那儿,甚至会比自己都要长久。有朝一日逢了骤雨狂风,被吹倒,连根部都裸露出来,然后只消一日,枝上的叶子便全都干枯垂下头来,树就整个瘦下好多,只剩骨架一般,没了生气。

书的最后没有交代这些人最后到底怎样了,一去便没了音信,只留一个旁观者一样的人物,在一场梦中醒来,望着窗外的烟囱发愣。

收了书,寻思着下一本看什么。这种时候,也总是会有大梦一场的恍惚感,刚从一个世界中出来,一边做着些机械性的动作,一边确认着这个世界的周遭环境。

不过相比在屏幕前看一天的影视或番剧来说,看完书这种恍惚感总是会更让人感觉充实沉静,平日的烦躁也消去不少。

也许因为书是静默不言的,影视媒体等显得过分热闹。一旦热闹过后,人仿佛就更加容易陷入虚无不适。

如此看来,书和独处算是很棒的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