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剃了胡子,却没有捡到 JK

04-15 废的文

sakura

那天剃了胡子,晚上喝得微醺,悠哉地回家。

春已到了正适意的时候。

绿化带里的树已都生发出叶子。有些会开花的树木,大部分前些天才刚开过花,花纷纷落下后,很快就长出了叶子。也有些花还未落完,和叶子混杂在一起,这样的树下,通常有胡乱散落的花瓣在地上,使得坚硬的地面显得多少有了点柔情。因为过了天寒地冻的时节,洒水车最近也都开始了日常的工作。有些树下的坑洼地就有了积水,花瓣落下后就漂在水面上,如此的水面就徒增了不少春的意味,尽管只是小小的水滩,还显得有些肮脏。春大概就是这样吧,虽说万物在萌发,各种新的美好的出现,但在此蓬勃的势头之下,各种腐殖也都解除了冬的冻结,开始加剧腐败,发出恶臭,变得面目不堪。

我恋恋不舍地又瞥了一眼小小积水上的粉红花瓣,想到很久之前看的动画里的场景。四月的烂漫春光里,优雅的大叔端着广口酒杯,半躺地倚在门前,旁边的樱花树正盛放。春风掠过,带起些许花瓣打着完美的弧线散落,总有那么一两朵花瓣,轻盈地浮到大叔的酒杯里,漾起轻柔的涟漪,惹得大叔一顿赞叹,春天啊,真是宿醉的好时节。

还不算太晚的路上,车辆已经十分稀少,这是一个恬淡的小城。不时有车经过,驶过的声音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在这样的节律中,总会有种遗世的疏离感,就像遥望天空中的星辰。我冷眼看着这一切,漠不关心地听着此起彼伏的各种声音,想着这样的世界有点不真实。

我立起身来,加速了几下骑车的踏频。暖暖的春风扑面而来,有各种土地里的味道掺杂其中。刚才木然的疏离感,瞬间落入俗世。我就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被裹在其中。

到了家附近的拐角处,地上还有清明时节人们烧纸留下的灰色痕迹。在人们的念想如此集中的地点,总会想到会不会有什么特异点产生,比如悄悄地展开了一座通往异世界的门,让人遭遇一场犹如宫崎骏作品中千寻那样的神隐。

转过拐角,路灯变得昏暗了些,因为只剩了路一侧的灯在亮。在一个路灯的灯柱脚下,我注视良久,最后经过那里,并没有捡到 J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