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仿佛八月是个发梦的时节

08-30 废的文

catincity

闲来无事看恰饭小文的时候,就顺手买了两瓶梅酒。

今天刚好送到。没想到还送了两个酒杯,品名写着日式水波纹杯,挺好看的。于是有点喜出望外,就算酒喝不来,有这两个杯子也算没白折腾。

酒瓶上贴心地写了三种喝法。掺苏打水,淋在冰淇淋上做辅料,混薄荷叶和柠檬。可惜当下没有这些材料,也就简单地放冰箱里凉了下。

用上送的杯子,倒上半杯,慢慢地喝了一小口。啊,真甜。明明酒精度 15% 呢,却基本上全是果甜味,只有很淡的酒精味混在其中。如果不看酒瓶的话,说不定会当果汁喝掉呢。

嗯,对于不太能适应高酒精度刺激的我来说,这酒应该可以常备了,或者找些其它同品类的也来尝尝。虽然对酒精并没有多么深的依赖,但总有些时候会想装模作样地小酌一两杯,助兴也罢消愁也罢,总也算有个依托。曾在一个聊天群里看到过一句话「吃是为了肉体,喝是为了灵魂」,深以为然。

最近真的是做了好多的梦,就仿佛八月是个发梦的好时节一样。每夜每夜地做着各种奇奇怪怪的梦,甚至到了白日里,也懵懵懂懂地总想奔去梦乡。莫不是快要到来的中元节,使得各个世界的界线变得模糊起来,也就变得更容易发梦。在梦这种暧昧不清的世界里,各个世界的交汇也就显得不那么突兀冒失。

那晚梦中,好似在一个什么城市的街区,与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整日的不务正业,实在想不起来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好像就是每日地荡马路。只是后来,不知道怎的就来了个某个工厂主的儿子,耍得快活。

接着某日,工厂主的儿子说要回去,也就邀请我们同去他家的工厂看看。

待到了那工厂,眼前是有如遗迹般的一片破败,坍塌半截的墙壁随处可见,屋顶也都残破不完整。不过看起来还算气派,即便是坍塌如此,也依然高大雄伟,非仰视不可望其顶。有一座如拱桥般的建筑是还算完整的,好像工厂相关的办公在里边。工厂主儿子去了那拱桥建筑的桥洞里找人,我们就随意找了处地方等他。

虽说周围挺破败,我们找到的这处地方却是长满绿草,好似也有人打理,很平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远处甚至还出现了几个人在踢足球,偶有球滚过来,我们就帮忙给踢回去。

我们其中有个人好像是很熟悉工厂主儿子的生活经历,于是就讲了起来。说那工厂主的儿子不知为何原因,曾被困于一个气泡球中,在狂风暴雨的夜晚,漂流在某处的大河里。此时,那种景象跃然眼前,只是突然有了点疑惑,被困于那样的气泡球里,不会被闷死吗,因为那俨然是个完全封闭的完美的气泡,晶莹剔透,在猛烈的浪头间沉浮,岿然不破。

看来,工厂主的儿子果然非等闲之辈。

原来,我们就是因为这个与工厂主的儿子相遇的,貌似是我们搭救了被困的工厂主儿子。反正梦境就总是跳来跳去,所以不管怎样的设定,也总会瞬间接受。

后来工厂主的儿子来找到我们,领着我们去看他家的工厂。于是我们一同前往一个不算很高的山头。当越来越近的时候,宛然心中被某种庞大的东西震慑。终于,我们踏上山巅之时,眼前铺展开的景象,完全让人无法跟身后的那片破败关联起来,有如掉入了另一个磅礴的世界,叹为观止,甚至而后直接惊叹到退出梦境,在一片黑暗中醒来。

至于到底见到了怎样的景象,只是身心感受留了下来,看到的东西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