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层秋雨一层凉,一层春雨一层暖

04-25 废的文

那场大雪酣畅淋漓地把冬天最后一点能量挥霍殆尽。

这里终于迎来了这暖人心脾的人间四月天。

虽然二月初立春,可二月完全还在冬的包围中,只敢偶尔给人点完全不同于冬日暖阳的真正的温暖阳光,可以短暂地在院子里享受片刻的午后懒觉。而三月,总是摇摆不定,在冬与春的夹缝中懵懂度日。到了四月,春的力量才撒开了欢地放肆起来,沉寂的万物也都蓬勃生发起来,开始有点热闹了。人们当然也不例外。被冻得肃穆的一冬,在春风的吹拂下,暖阳的包裹中,整个人都开始变得活泛起来。正所谓,一年之计在于春,总会有股莫名的劲头开始涌动,要做点什么。

岩井俊二的电影《四月物语》就直接用了四月,而没有提春天这宽泛的字眼。这是个很美妙而青涩的爱情故事,就应该发生在四月。不是在春天来了却不声张的二月,也不是在暧昧不清的三月,就必须要在春天的以太溢满的四月。片子结尾下了场好大的雨,想必短暂的春日已接近尾声,接下来就是炽烈的夏季,刚鼓出的花苞已迫不及待地要在这样的夏季里热烈绽放。

最近西局推的几篇文章都挺有意思,其中有篇作者说自己近些年的写作有点像是个人报告文学了。我突然想,我一直以来在写的这些小片段,也可以算作是个人报告文学了吧。总是在写自己的近况,报告自己的心理状况,报告自己的日常生活,报告自己的歪理邪说。别人的事,咱也不懂,咱也不敢写啊。也难怪曾经有人在文章下评论说,不错,这次的个人思想汇报做得不错。

当然,谁不想写出点有意思的东西呢,能气势恢宏波澜壮阔就更好了。奈何能力有限,又懒得去钻研刻苦,也就只能落得个磨蹭半天只磨出个百来字,净在说些个无关紧要的事的境地。

不过也就权当日记了吧(啊,不,月记)。闲来看看自己以前的种种想法,应该也是有趣的事,类似时间胶囊。就像自己有时翻到大学时候的有些东西,常常会忍俊不禁,然后脑内一句傻逼飘过。可惜只能骂过去的自己傻逼,过去的自己却没办法骂过来,想想这挺不公平的。

天气预报上显示将要到来的五月初有场雨,虽然不见得会如期而至,但是这种时候看到有雨,总会隐隐地感觉夏天将会随着春末的一场大雨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