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心懒散

06-30 废的文

那天做了一个好诡异的梦。

梦中的我躺在床上,正准备睡去。突然从门外进来一个人,手中拿了把小刀,动作利落地朝我的脖子划过来。莫名奇妙的,此时心中充满的情绪是不甘,这王八特么的究竟是谁。然后,就醒了过来,这时,心中就只剩下害怕了。睁眼看了看四周,起床上了个厕所,发现,我落枕了。

转眼已经入夏许久,夏至都已悄么声儿地过去了。然而心里的状态却一直停留在初夏,仿佛夏天来得悠哉游哉慢慢吞吞。下身穿的也一直是冬天穿过来的牛仔裤,好像不换掉的话,夏天就会一直在门口不肯到来。翻翻衣柜,已经没有能穿上身的裤子了。明明是已经停止生长的成年期人类,却也会发生衣服的尺码再不能穿的情况,真是不讲理得让人恼火。到了周末,想要去买条裤子。到头来,却嫌太麻烦,也就一次一次地没有成行。渐渐地,就感觉,现在身上的这条牛仔裤凑合着把这个夏天过去也没什么不可以,反正每天也就一成不变地上班下班,并没什么不妥。只是偶尔会想,我这么下去的话,夏天会不会就永远不肯到来了呢,四季岂不是就乱了。为了让四季保持有序地轮转,我还是去买条裤子吧。对了,顺带再买双凉鞋,夏天就该有夏天的样子嘛。

昨天看到了贾平凹老师的一篇小文,讲他中年之后的一些心态变化。总之就是变得随和温柔了许多,不再那么血气方刚执拗顽固,对所有事物宽容接受,接受无能也不会妄加评判,甚至终极的生死问题也都看淡了许多。这是一种蛮好的状态,也是我一直推崇的。于是就想,到了中年之后,自己自然也会这样吧。

果然,人间事,不如意十有八九。

想来也入了中年几年了,心态却在一天天地恶化。前所未有地开始在乎生死,甚至总是在一些寺庙处想,捐些个香火钱就能把名字刻在那石头上,真好啊,也算留下点什么了。如此贪生怕死简直都要被初中时期的自己嘲笑了,那时的自己真心地是愿意为了什么事情去死的。少年还真是个容易去死的阶段啊。另外,在线上社区逛的时候,见到有人发帖的观点简直幼稚至极的时候,常常会不耐烦地 block 发帖人。我想,我在最近半年里 block 掉的人数,应该是过去三年里 block 人数的好几倍了。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烦躁不耐烦,我抬头望天,天空没有一丝的云彩。

不过,在时间之川的冲刷下,也明白了一些过去没有明白的事情。比如那句著名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其实这是句蛮通俗易懂的诗,只是以前愚钝,想,举杯邀明月,我,明月,不就两个人麽,怎么会是三人。终有一日恍悟,还有影。如此,我,明月,影子,三人圆满,再请一人就可以搓麻将了。

最终,可能还是自己修行太浅,总是会很容易地被影响被诱导。想想自己大学时期为什么会那么淡定从容,嗯,是读了不少的书,而且也不会整天扣手机。果然自认书生,却不再去努力读书了是不行的,是该好好读读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