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记事

01-06 废的文

商家真的是狡诈的很呐。

如今常常被封印在床上起不来的人们,其实很大一部分应该都不是因为床。因为如果只是干躺着到日上三竿,那也是极无聊的事,在这样一个分分秒秒的碎片时间都要用上以对得起自己的努力的时代,没人会有耐性那么干躺上一天的。

人们只是被手机封印了而已。

当然,吾亦一介凡人,周末的早上也是很难早起的。

直到刷到无甚可刷的时候,直到一连发圈发得自己都厌烦了的时候,我点进了当当,照例看看购物车里的几本书有没有参加什么活动。啊,有了。但是需要凑单。于是就凑单去,划剌了好久,活动内的书都不是太合口味。可为什么偏偏每次购物车的那本书总会在活动内呢,还唯此一本,其它的几本却很少有活动。真是让人急躁。

最后,总算在一个小时的艰难抉择中,挑来几本名著凑了一单。结算。然后起床。

商家真的好狡诈啊。


中午去了趟银行,因为前些天莫名地收到短信说我申请了信用卡,然后卡片已经寄到了本地的银行内,可以去领。我明明没有申请过的,就去看看。

还想着可能中午会没有人接待,到了却是有人在的。于是就出示了手机短信询问情况。结果却被告知要工作日来,现在是无法处理的。

期间也有一个男人在咨询业务,那个男人插嘴告知我这种事手机银行都是可以查的吧。听君一席话,我却莫名地立时生起了厌恶的情绪。当然当事人可能是个极善良的人才告知了我这些事。可是,有时人们可能在特定情境下,就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善意,接受了的话,就仿佛承认了自己是个现代社会里什么都不懂跟不上时代的笨蛋一样。所以,我就没有理那个男人,径直离开了,想着,这卡片不要了吧,反正没差。


回到家,阳光正好,就拿了贾平凹的《山本》到阳台看。

这本应该算是贾平凹的书里蛮血腥的一本书吧,封面就用了血月的影像。看惯了贾平凹平静祥和的农村日常轶事,看这本时总会有点微妙的违和感,嗯,会一不小心跟格非搞混。

书里讲了秦岭近代的事,中国军阀分立,战乱动荡的那个年代。

那真是一个人如蝼蚁一般的年代啊。只是在县衙看守粮库的差役,敌方攻进来后也只会被不分青红皂白地全部屠杀,即便逃跑,却不是第一时间去通风报信,只一路跑到家里,可也是被追上,在进家门的瞬间被打死,倒在来开门的母亲怀里。三两妇女只是在庭院里晾晒衣服,如往常般攀谈着,却不期起了土匪的乱斗,被乱飞的子弹打中,只落得鲜血顿时喷洒满地。即便是一时威风的土匪头子,只要一时起了变化,也很快被如草芥般干脆地杀掉,落得全尸算是烧高香了。

可就算是这样的时代,贾平凹笔下的农村日常也还是占着主体的。东家长西家短,攀附富贵,街口吵架打闹,当然也有互助帮扶,最接地气的礼尚往来,最后也少不了邪祟闹鬼之事,还往往是事件的转折之兆抑或伏笔所在。这样对比下来,虽然都是些说着粗鄙不中听的语言的人,却也让人感到可爱。不禁默默地祈愿,愿他们能平安度过此生,便若哪天遭了不幸,也愿有好心人帮收了尸骸,不要被野狗分食了去。


太阳渐渐地西斜得厉害,就放下了书。一时不知道了该做什么,好是落寞了一番。就去胡乱写点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