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日常记事

2018-12-29 废的文

前些天办公室来了一只狗。名字未知,品种不详,性别未求证,白色,长毛。好像是大街上捡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它总是会钻到我的桌子底下,然后趴上一个上午。所以这个情形可以由上至下顺读,名曰:单身·狗。

不过,很快它就不这么做了。听说常去对面一个老大爷那儿,老大爷有只狗,好像在那儿闹腾得很疯。

于是不禁感叹,道不同,不相为谋。

宿舍前面有一片荒地,杂草丛生,蚊子成群。

刚出去洗衣服。蚊子们会前仆后继地扑上来。

其实被它们吸食也没什么,反正它们那样的食量,还不至于能把一个成年人类吸干。不过它们吸食时的身体感受实在是不爽,又或者在耳边发出的声音,讨厌至极。如果它们安静点、小心点,我们会好好相处的。可它们完全不懂。只好敌对。

“啪”,又拍死一只。看着那一点血渍,突然想到了兵长砍的巨人们。巨人们看人类的视角也是这样的吧。如此想来,他们对人类的那些作为也并没有太过残忍。因为相对来说对方太小,想要温柔些对待的话,需要特别小心地控制力道,那要武林高手才做的到,大多也就只有当机立断,一巴掌拍死,全尸不全尸的,或者根本就只剩下血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嘛,巨人没有智慧,应该也没有想过什么力道不力道的。它们跟蚊子立场是一样的吧,看到人类也只是本能感觉到可以进食了。至于采取的行动,有没有让人类感觉残忍什么的,就顾不得了。什么人道屠宰,也就人类会那么做了,所以才叫“人道”嘛。

终究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洗完衣服回去,脚踝部分起了好些小疙瘩,屎黄色,真够恶心的,那么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