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的希望

2018-12-29 伪的事

我一直觉得我是特殊的。没有原因。 今天我通过一件事,我更确定了我就是很特殊的。 早上的第一节课,班里来了一个转校生,是个女生。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是,这女生真漂亮,而且带有一种很不合她年龄的优雅气质。我站在她跟前的话,你可以看到,我们都是小学生。可只要她一说话,我就立马感觉我比她矮了一截,真像是我们的语文老师和我说话一样。让人庆幸的是她的那种气场并不逼人,只是一种从容,没有上对下的压迫。 她叫朱红。她的自我介绍完毕之后

天·谴

2018-12-29 伪的事

今天是个不错的天气。 阳光明媚,站在阳光下都有些晃眼,整个校园在这样的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非常亮堂,好像校园里所有的东西也都发光了一样。我眯缝着眼看着天空问易纬:“你看今天的天怎么这么亮啊,是不是这天哪儿出问题了?”易纬是班里有名的百科全书,平时生活中的这些小知识他都知道,而且他也蛮喜欢天文方面的东西,所以我想他应该知道,会给我讲一些天上的事情。他笑了笑说:“你真是杞人忧天,这天哪儿能出什么问题啊,世界末日也还没到呢,天这么亮就是因为天空很干

暗恋

2018-12-29 伪的事

今天,我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碰到了蔡飞。他学习很好,可我一直搞不清楚为什么他会学习那么好,。因为他平时看起来比我还要废物,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很勤奋的样子,就知道混在大家当中疯玩。于是我开始相信天才,天才是天生下来就很厉害的,蔡飞就是这样。 我碰到蔡飞时,他在偷偷地摘路边田地里的麦穗。那些麦穗还很嫩,这些天才刚刚长出来,里面绝对还没有生出麦粒。我就冲着蔡飞说:“麦粒还没长出来呢。”他猛然回头看了看我,说:“你吓死我了,我以为又要被人逮了呢!”

放学后

2018-12-29 伪的事

一连几个让人很不爽的天气。搞得现在既不像春天也不像夏天,好像是我们都进入了一个某人编出来的故事一样,所有的一切都不是老天爷说了算的,而是都要随那个人高兴,他要怎样就怎样。即使是要炎热的夏天一下子变成能冻死人的冬天都是很容易的。这样的天气实在不惹人喜欢。可今天,是个好天气。晴空万里,万里无云,天空湛蓝湛蓝得像大海一样。虽然我并没有见过大海,可书上有大海的图片,那种干净的蓝色,就是现在天空的颜色。而且仿佛那种颜色是专属水的,这时的天空也看起来有些水的质感

夸父逐日

2018-12-29 伪的事

今天,老师讲了夸父逐日的故事。 我当时就顿生佩服之情,夸父真是太伟大了,比历史书上的什么党要伟大多了。他竟然可以去追太阳,还想要抓住太阳。据说太阳是很热的,我们人类根本就靠近不了的,好像现在那么先进的科技也没办法轻易靠近太阳。夸父居然会去追赶太阳。不过太阳果然很厉害,像科学家们说的一样,很热,热得夸父最后渴死在路上,真是可惜了。不过我好想对夸父说一句,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你会在我们的心中永存的,你不会消亡!

2018-12-29 伪的事

今天放学比以往早,因为老师有事,又没有什么课程要讲。其实大家都知道,老师说的事是要回家浇地。最近天真是旱得要命。来学校的路上,我看到田地里边都干得裂出了缝。我想,这样的缝要是再大些再长些就好多了,就像我使用了天崩地裂一样,那可是极厉害的一种武功。我也喜欢看人家浇地的时候,水渐渐灌满那些地缝,就像是一条鲜明地伤口被填满了东西一般,在被填满的那刻,瞬间愈合。 老师让我们悄悄地离开,不要惊动其他的班级。老师这是在跟校长躲猫猫。早退,连我们都知道

夏天

2018-12-29 伪的事

夏天。 我是很想夏天赶快来的,因为冬天真是太冷了。就算是春天,天气也不那么如意。想象中,只有夏天是美好的。我只需要穿数得清的极少的衣服,早上起床只要一会儿就好,很好地为我延长了睡眠时间。而且穿如此少的衣服为我减少了烦人的负重,我可以更随意地做许多动作,并且做的相当漂亮。我会常常想像我的每个跳跃的动作,感觉那是人类最美妙的一个动作了。我跳跃的时候,旁边一定要有我喜欢的女生,我喜欢听到她们的赞叹声。尽管她们从来只是说,跳的好高啊!却从来没有说

2018-12-29 伪的事

总算是熬过了期末考试,别问我考得怎么样,那是毫无悬念的问题,很没意思。所以,我最关心的还是暑假。这是多么让人高兴的事啊,漫长的暑假,真想漫长得没有尽头。人活着,如果整天愁着,那就不对了,要整天笑哈哈的,才是对的。最不爽的就是看到班上的同学都趴在课桌上,愁眉苦脸地做题。那时候的他们简直就是在亵渎这么美好的世界。我也非常的不解,如此美好的世界,为什么会有那么不美好的考试存在?按照进化论,考试早就该灭绝了。我期待它明天就灭绝。那会是多么美好的事,那才是这个

雨中道

2018-12-29 伪的事

大家期盼已久的一场雨,终于下了起来。这一下,就是一整夜,一早醒来,雨还在下,一点没有要停的意思。大人们早上看到漫天的雨,雾蒙蒙的一片,就说:“啊,这样的雨才好啊,总算是下透了。”可是,我躲在潮湿的角落,想,又泡汤,今天哪儿也别去了。 我坐在窗前,呆呆地看着外边下雨,想,这时候邓宇在做什么呢?他昨天说今天要去找他的女朋友呢。他的女朋友是隔壁班的班长。说起来可笑,隔壁班有一个那么霸道的熊大方,到最后却让一个女生做了班长。而且那女生学习也并不出

开学

2018-12-29 伪的事

大人们说已经立秋了。立秋,也就是秋天来了吧。可现在的天气完全没有一点秋天的样子啊。树叶没有黄,也没有落,鸟儿们也没有南飞,最要紧的是天气还是那么热,好像比以前还要热,感觉夏天才刚要来到似的。不过那些节气,是古人给定出来的,经过了那么多年,全球气候都变暖了,南极冰川也开始融化了,节气也就不那么符合了吧。 今天开学,天气热得出奇,难道老天为了凑热闹,让开学的气氛更热烈些?开学的气氛还真是够热烈的,一进学校就满眼的人群,大家都聚在一块,兴奋地谈

阴雨天

2018-12-29 伪的事

开学已经有一个月了,可有半个月都在下雨。全是些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下停停,甚至是晚上都一样。如果这时候晚上天会晴几个小时的话,我可以放弃睡觉,像蝙蝠一样出去活动。但一直都没有。我感觉自己满身都是潮潮的,脑袋里都不能保证是否进水。有次回家,我莫名其妙地把头放在火苗上方,想那样脑袋会好很多。可最后头发坏了好多。在我扑灭我头上的火时,突然进来我家的一位哥哥大叫:“你干吗呢?脑袋进水了吧!”于是我确定,我脑袋里都已经进水了。老天啊,你再这样没完没了地下下去的话

无名的球赛

2018-12-29 伪的事

最近天气一直不错,好像人们开始耕种的这段时间里,总是会有晴好的天气。我想这一定就是中国古代劳动人们总结出来的经验的神奇。是不是那时候人们真的见到过神,也许还和神聊过天,所以才对天的事比较熟悉了?没有人给我答案。我曾问过老师,老师说那怎么可能,世上没有神的,这是人们聪明智慧的结晶。但我感觉人们再怎么聪明也不可能对天那么的了解,至少我感觉那是费尽心思也做不到的。所以老师的话我不太信服。之后,我又无意间问过班上的赵宇。赵宇是全校公认的神童,知道的东西好多好

变天

2018-12-29 伪的事

天气变得好快,连个让人适应的阶段都没有,一下子就冷得像冬天了。想想昨天,还是那么灿烂的艳阳天,穿单衣就感觉很暖和了,如果再有些运动的话,甚至还会热得出汗。像班上朴强那么有想象力的人都想不到只是隔了一夜,天就变成冬天的样子。不过也许老天爷给过先兆,也给了我们一个适应期。在前些天,虽然还会热,但只是中午。在早上的时候,的确也是很冷的。那应该就是老天爷在给警告了:我要变了,要换季节了,你们这些笨蛋人类都给我准备好,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们。但我们这些人类果

第一场雪

2018-12-29 伪的事

昨晚做了个恶梦,我真的变成了兔子,在宽广的田野里奔跑。跑着跑着,天开始下雪了。很快,雪就像棉被一样铺满了大地,我跑得有些吃力了。接着,我感觉有人开始在后边追我,我就更努力地奔跑,但,越努力跑就跑得越慢。后来,我干脆就原地不动了。后面的脚步越来越近,我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简直就快要晕厥过去了。这时我就醒了,满身的汗,像刚跑过一千米一样。我望望窗外,天已蒙蒙亮了。邻居的屋顶积了厚厚的雪。 其实雪从昨天下午已经开始下了,从淅淅沥沥的小雨,渐渐

寒冬

2018-12-29 伪的事

真是到了冬季的最深处了。我会想,如果再冷下去,该怎么办?真是如同有前有汪洋后有恶狗的境况啊,要到绝境了。马宗页曾安慰我说,汪洋里会有船的,恶狗会不会咬你也不是一定的事,可能会突然被从汪洋里跳出来的倒霉大鱼吸引去呢。绝境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来的。绝境是要留给那些精英们创造奇迹时才会用上的。经马宗页这么一说,我一时坦然了好多,原来绝境那样的情况是很稀有并且尊贵的啊。但慢慢地,总也会有些担忧,因为这种境况里全都是不确定因素,让人无法轻松。 不过,这

飞起来啦

2018-12-29 伪的事

2012年1月11日,下午三点五十分。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我,心里有莫名的失落感。虽然我不太明白失落这个词,但我很肯定,我现在这样的心境就该用失落才最好。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超能力。我曾对路凡说过我的这个能力,他根本毫不在意,还说我已经无可救药了。他其实不是什么好学生,只是会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还受到过老师们的表扬,我跟他提起我的这能力之前就已想到了他会怎么说,但因为他写的东西很莫名,我的这种能力也很莫名,所以就禁不住问

啊,周日总是那么短暂

2018-12-29 废的文

又到了无所事事的周日,真好。本来打算把已经荒废半年有余的博客稍稍写写的,起码把登录模块写完吧。不得不感慨,前后端分离模式真的是太爽了。前端只专注页面呈现,后端只专注服务实现,真的比前后端耦合在一起来搞省心不少。所以,只有登录的话,应该很快就会写完的。不过,看看时间也快到中午了,就叫了外卖,边等外卖边把库先建一下。外卖还蛮快,才刚刚建了一张表,就送到了。于是下楼拿外卖。开吃。为打发无聊,就随手找找东西来看。《刀剑神域 Alicization》更新了,但吃饭时

无标题文章

2018-12-29 废的文

6 月,夏季的气氛渐入佳境。虽然月初的早晚温差还是有点大,但到下旬就已经完全是夏天的模样了。节气夏至就在下旬,如期而至。消暑开始被常常提起。而消暑,就少不了夏日必备水果——西瓜。而 6 月,西瓜正当季,让人不禁感叹,大自然的安排真是太过美妙。在只有蝉鸣的午后,悠闲地吃着西瓜,世界仿佛都不再那么可憎了,一切静寂安好。这种美好时刻,人们断不会想到战争、欺诈、掠夺、杀戮、丑恶和贪婪之类的东西,也无法想象人类一直都在与这些并行前进。人们只想在这样的时光下悠然自得,

又到一年霜降时

2018-12-29 废的文

霜降。凛冬将至。凛冬将至好像是哪里的梗来着,具体也懒得去查证了。反正总是会很喜欢这个词。因为有「凛」在其中啊,而且凛的气质跟冬也挺合的。至于霜降,每年总是会惦记的一个节气,因为各种各样原因吧。非要说的话,好像有很多关于妖怪的传说。马上浮现出来的就是夏达的《子不语》里的桥段了,是个些许凄美的故事,令人唏嘘感叹不已。如此,霜降就慢慢地在脑中显得异常特别。说起妖怪来,一直以来各个地方都有很多相关的故事。虽然大致来说妖怪是跟人对立的,多面目狰狞,甚至狩猎人类。但也

Hello,kimi

2018-09-02 废的文

吃过晚饭之后出去遛弯。半路碰到一女子抱着好小只的一条狗,于是就想,为什么同样是狗,待遇却如此不同。不过后来女子把狗放了下来,开始带领着它慢慢跑起来。然后我发现这条狗好笨啊,总是别人一打招呼就会撇下主人屁巅屁蛋地跑过去,让主人停下来好一顿召唤。如此这般,我便暗暗地笑了,渐渐得,笑还浮现在了脸上。虽然待遇不同,但起码我还不会把自己搞丢。前些日子逛社区,除了技术、创意及时事八卦,当然还总少不了个人感慨,而且个人感慨又总都是很丧的调调。又有人在吐槽日子无聊苦闷,仿